酒吧,麦子将谢尔盖引诱至泳池,当谢尔盖要亲吻麦子的时候,麦子抓住他的头发将他压在水下。路西法站在他的面前,质问他是不是他偷走了他的翅膀,因为他是走私一切的走私犯,结果好像是找错人了,路西法觉得无趣离开,麦子无奈放人。此时在警局,丹和克洛伊争执着关于棕榈街案子不要继续,丹给了她最后的24小时。克洛伊在家里看着案件照片反复研究,这时路西法来了。消遣了她以后,告诉她坚持查询真相是正确的。同时他也来问克洛伊当办案碰壁了该怎么办,克洛伊很坦然地回答那就找另一个人,找一个不害怕的人对我坦明说的人,就算话不中听。这时,克洛伊来了灵感想让他帮她,转身一瞬间路西法不见了。  路西法和阿曼纳迪尔站在沙滩,面朝大海,路西法谈起了他五年前的那一天在这里做出了挑衅父亲的事——让麦子割掉他的翅膀。阿曼纳迪尔很直接地问找他做什么,当路西法说出翅膀被偷了,他需要他找回他的翅膀。阿曼纳迪尔简直不敢相信,这都是什么事啊。情绪有点失控,说着他帮路西法守住掌控地狱的事防止他们逃脱,他恨透了这个工作。让他更难以置信地带着激动的情绪是翅膀现在遗落在人间了,这是神物,人类无法驾驭得料,如果落入坏人手里会死人的。阿曼纳迪尔质问他那么讨厌那对翅膀,他为什么还要留着,是不是后悔割掉翅膀。路西法否认这个说法,翅膀是他的,任何人都不准拿走。阿曼纳迪尔用他要追求自由意识而拒绝了帮他找回翅膀,想要被敬重至少要自己解决问题。  路西法跑到了克洛伊的家中,积极地谈论到我们都有问题,应该成为相互间的新视角。克洛伊听路西法说他的问题就是当时那个集装箱里还有一个他的私人物品。克洛伊听到了他说那是我的天使之翼,忍不住大笑。路西法认真地说那个很重要,她说会帮他的。丹从房间里走出了,他也是要帮助克洛伊破获棕榈街的案件。到了案发现场,克洛伊回忆当时的场景,奥迪和他的保镖,还有警察马尔科姆正在拿着现金,好像在做什么交易,之后发生了枪击马尔科姆躺在血泊中。这时,丹借到电话,天使翅膀有消息了,他吃惊地问克洛伊他真的为了天使翅膀发了全境通告。路西法欣喜,而克洛伊不敢相信还有人买卖这种东西,翅膀流落在一个黑市拍卖会。路西法进了一家会所,发现了阿曼纳迪尔,果然阿曼纳迪尔是愿意帮助他的。他们得在联调局之前找到翅膀,要不然又会落入人类手中。  路西法施展了小手法使两人成功混进私人派对,此时丹正在带领克洛伊看案件涉及的伤警家属,家属带着痛恨狠狠地指责她。路西法利用魔鬼硬币见到了拍卖会的主事者卡门,一番周旋后,与卡门达成竞拍翅膀地意识。在竞拍会场,路西法无意间透露了他那段小凡人事迹,从某个时刻,他开始会流血了。阿曼纳迪尔笑道让他重回地狱,他也只用等某个毛贼杀了他。在会场主持人是卡门,克洛伊突然走到路西法他们这,克洛伊告诉他她猜到他在这,联调局五分钟后到。  当路西法和克洛伊介绍他的兄弟,克洛伊惊讶得直说好帅,这是路西法的翅膀展现在众人面前,联调局的人来了,场面混乱。路西法请求阿曼纳迪尔帮助他,施展他的魔力,当他摸到翅膀的时候,他发现这是假的,他很愤怒。翅膀掉了一周就有兜售一模一样的复制品,这不是巧合。